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新闻资讯NEWS INFORMATION
大型龙头水电站攸关国家水安全
浏览次数:213次发布时间:2019-05-15 11:02:09

设施不足、管理不善造成水资源短缺

水安全问题是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联合国每三年发布一次水资源报告,几乎每次都强调世界水资源本来是够用的,但由于设施不足、管理不善造成了水资源短缺(编者注:3月20日,联合国发布《世界水资源发展报告》称,未来15年全球40%的人口将面临水资源短缺)。

联合国这个提法非常科学,设施是管理的前提,没有设施就谈不上管理。管理不善,一定要在设施不足的后面。

据联合国的一项调查,除了个别情况,所有国家的人类发展指数,都与这个国家的人均水库蓄水量成正比。国际社会普遍的规律是,水资源开发程度越高、水库蓄水能力越强的国家和地区,社会经济越发达,生态环境也越好。当前,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所遭遇到的制约瓶颈,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来自水资源调控能力的不足。

建设有足够调控水资源的大水库,是水安全的重要保障。目前,这正是制约我国水资源问题的短板。今年全国两会,民进中央的一个提案是《实施长江流域水资源统一调度管理》,提案特别列举了黄河水资源由国家统一管理前后的巨大变化,其中重要的一方面是水库蓄水能力——直到2000年,当时黄河上的小浪底水库建成之后,我们才具备了统一管理黄河水资源的手段。目前黄河的水库总蓄水能力和径流量的比值大约是150%,而长江目前的水库总蓄水能力,只有径流量的20%左右,可调节的有效库容还不到十分之一。

我国有效水库可调节库容不足美国一半

我国储水设施建设与国外也存在明显差距。

1992年由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梯级水电站的开发与管理研究》数据显示:国外一些河流上已建成的梯级水库蓄水量占到河流年径流量的70.37%,而我国所规划的金沙江等河流的相对调节控制能力比起发达国家要差很多。即使按规划完全建成后也只有20%左右,因此,我国的河流开发程度远远不如国外,确实存在联合国水资源报告中所提到的"设施不足"的问题。

目前,我国的国土面积和水资源总量都与美国相近,但我国的水库蓄水能力,尤其是有效的水库可调节库容还不足美国的一半。

相对于我国的人口基数,我国与美国的人均水库库容更是差距巨大。由于水库蓄水能力上的差距,同样的洪水在美国能够被存在水库里,而到了中国则需要疲于奔命地排到海里,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洪涝灾害。作为减灾存在水库里的洪水,到了枯水季节就变成了宝贵的水资源。

由此可见,我国目前所谓的水资源短缺,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真正的短缺,而是水库调蓄能力的不足。

龙头水电站应由国家主导开发

在国际上,美国的水利水电开发非常成功。其经验之一,就是大江大河上所有骨干水电站的开发完全是政府行为。我国的三峡、小浪底水利枢纽也是大水库成功建设的典范。小浪底的成功,是国家直接投资建设。三峡的成功实际上也是相当于国家通过三峡基金投资建设了三峡水库,同时通过市场化运作由企业建成三峡电站,然后滚动开发上游和金沙江。

三峡、小浪底被划归为由国家投资成功开发建设的水利枢纽,一方面是由于其水资源调节作用非常强,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发电效益还不足以负担起整个大水库的建设成本。

而虎跳峡(龙蟠)、龙滩(包括二期),虽然也都是具有上百亿库容的重要的水资源调节工程,却被归类为水电项目,而不是水利枢纽,并不是因为水资源调节作用不够大,而是由于它们的发电效益太好了,经测算完全可以用市场化的手段通过水力发电,就负担起水库建设成本。所以,我国这些发电效益特别好的水利工程,都被划为了水电项目,要求必须使用市场化的手段才能开发。

由于这种划分,我国水资源作用大、经济效益不够好的项目已经得到了有效的开发,但水资源作用同样大,发电经济效益又特别好的项目,反而因为移民难、开发成本高等问题得不到开发。

例如,早在我国"十一五"的规划中,金沙江中游流域首先要开发的应该是虎跳峡的"龙蟠"水电站。因为虎跳峡的巨大调节库容,对整个金沙江,乃至整个长江,甚至说整个中国都至关重要。然而,"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执行到今天,金沙江中游规划的一系列梯级水电站几乎开发完毕,而虎跳峡"龙蟠"水电站的开发建设却遥遥无期。

目前,这种局面已经严重地影响到我国的水安全。

出现这种局面,与我国水电的市场化开发不无关系。早在上个世纪,我国的水利水电开发完全是国家行为的时候,虎跳峡开发的迫切性和重要性曾经与长江三峡不相上下。当年很多反对三峡上马的水电专家,就是因为虎跳峡的水资源调控作用与三峡旗鼓相当,但是,其开发代价却要小得多。我国三峡水库的总库容393亿立方米,调节库容221亿立方米,移民120万。而虎跳峡当水位达到2012米高程(指水平面以上的高度)时,虎跳峡总库容为374亿立方米,但调蓄库容可达290亿立方米,这时虎跳峡的淹没耕地仅为16万亩,迁移人口也就大约10万人。

当然,移民和淹没的损失,并不能作为水利水电开发顺序的唯一指标。三峡的水资源调控总量,虽然不及虎跳峡,但由于它更接近长江中下游一些重要城市,其防洪、供水(包括发电)、航运的作用更为直接和迫切。所以,国家最终选择了先上三峡,也是有道理的。然而,当我国水利水电开发的方式从国家直接开发,转变为市场化开发之后,一个建设条件比三峡优越数倍的工程,却得不到开发,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了。

虎跳峡可增加长江流域200多亿立方米的调节库容,其发电作用除了本身的发电量外,仅下游各个梯级电站所增加的补偿发电量接近于一个三峡电站。龙滩二期不仅可以增加珠江流域上百亿立方米的调节库容,而且梯级补偿发电效益也极其巨大。如此巨大的水资源作用,却因为它发电的效益巨大,已被划为水电项目,反而被搁置至今。

不仅如此,如果我们不改变龙头水电站只能由市场化开发的思路,再长期拖下去,这些作用巨大、效益又好的宝贵资源,完全可能彻底夭折。在我国遭遇严重的水资源短缺的局面下,长江和珠江分别减少上百亿的水资源战略储备,这是多么大的损失?

目前,大型龙头水库的建设难已经成为我国水安全问题的一个瓶颈。我国发电效益不大好的水安全项目都可以得到开发,而发电效益好的水安全项目反而得不到开发的现状非常不正常。说明我们现行的管理体制不够科学。事实上,我国大型龙头水库建设的困难,并不是真正在于移民、环保和投资,而是在于能不能得到国家和各级政府的重视,打破行业划分的局限性,把龙头水库的建设上升到国家水安全的高度,利用政府和市场的合力,突破我国水安全问题的这个瓶颈。

Copyright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弘远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绿色创意    琼ICP备16001203号
在线客服
扫一扫

扫一扫
获取更多资讯

咨询热线
0898-66824143

返回顶部